MENU

旁观者,无能为力

November 19, 2020 • Read: 17 • 情感美文

我小时候,邻居家有个女孩。

她很胖,嘴唇很厚,喉咙有问题,说话总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,长年穿着半干不净的学生服,冬天落雪了,有时候还穿着单裤上学,一双xx运动鞋,从春天,一路走到冬天。

她是家里的老大,下面还有个弟弟,弟弟出生时候,罚了很多钱,邻居夫妻没有怪儿子,反而把错怪到她身上。

我听见过不止一次,她妈妈一边骂她,一边说:“我对你已经够意思了,要不是为了留下你,咱家也不用罚钱。这钱都是为你花的,你个小败家子!”

她说不出话,就默默的听着。

弟弟有时候也会欺负她,拿着小棍子抽她,她妈妈从来不会管,只会告诉她,这是她欠弟弟的——毕竟,她这条命本来是不应该留下来的。

天涯孤客,野蛮生长,她就像生在农田边上的野草,明明是一样的土壤,一样的种子,有人被精细呵护,有人就一生多余。

小时候我家做了什么好吃的,我妈会让我偷偷给她送点,街坊邻居看不过眼的,也会接济点。

她没读过几年书,十六七的时候,就开始出去打工赚钱,工资基本都交给爸妈了。

后来我家搬走了,就没再听过她的消息。

今年回老家,才听人提起,她爸把她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的傻子,换了六万彩礼,给她弟弟买了辆车。

嫁人那年,她刚好十八。 有些姑娘十八岁,喝三十一杯的喜茶,用一万来块的苹果,遇见的最大的困扰,可能是下次月考还没复习。

而有些姑娘十八岁,就好像走完了一辈子,剩下的余生,都是散不尽的浓雾。


工作的时候,楼下有位年纪很大的阿姨,独居。

早晨偶尔会看到她来买菜,她眼睛看不清楚,菜市场的小贩经常会给她缺斤少两,我们这些外地人也不敢提醒,怕惹祸上身。

每次见她都是佝偻着腰,枯瘦的手指捏着小钱包,老年斑从眼角,长到脸颊。

后来听说,这是位失独老人,年轻时候,丈夫过世了,独自抚养儿子长大,儿子好不容易长大成人,刚刚毕业,连个对象都没处过,一场车祸,医院都没进去,就咽气了。 司机酒驾,判了几年。

但是离开的人再也回不来了。 老人有时候会坐在楼下的凉亭看看小区的孩子们疯跑,有时候就是单纯的去吹吹风。

每次路过,我都不敢多看她。总觉得一想到她的处境,就忍不住难受,旁观者尚且为之感伤,局中人又是何种心情。

这世界上千万种悲苦,没有一种可对人言。


有个朋友,农村出身,小镇做题家,顶着全村的希望考了个大学。

大学其实不太好,专业选的也不好,报考时候没人帮着参谋,一知半解的学了个生物。

刚开学时候,也是意气风发,没一个月就发现自己跟城里孩子格格不入。 室友都是好人,知道他家庭条件不好,聚餐从来不要他花钱,他过意不去,索性就不参加。

大二时候情窦初开,遇上个姑娘,期末带着人家复习了两周,笔记总结的格外认真,还给压了几道考试题。

考完试,姑娘带着男朋友请他吃了顿烤肉。 席间姑娘说:“你没来过这家店吧?挺好吃的。”

姑娘无心之语,他却觉得格外刺耳。姑娘的男朋友高高帅帅,一顿饭三百多,眼也不眨的付了钱。 这可能就是天然的差距,有时候人们努力往上走,看了更广阔的世界,才恍然发现,并不是越往上越快乐。

人们总是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格外在意,原本没有那些,也可以过得很好。

他开始琢磨着赚钱,没见过什么世面,打打零工也挣不到几个钱。后来他发现替考赚钱比打工快,做了几次尝到甜头以后,他加了不少替考群。

学校有次严抓替考,正好抓到了他这个典型,几番批评教育,给最后处分下来,留校察看。

他那时才知道,不过替别人考个试,原来后果这么严重。胆战心惊的跟着老师做两年项目,临近毕业,处分终于消了。

这时候,他发现自己的工作格外难找,成绩虽然很好,但是有处分,并不能保研。

跟舍友一起跑招聘,才发现看似吊儿郎当的室友,其实都有点能耐,自学编程的,会写文章的,会拍照片的,都是加分项。

唯独成绩好,没什么用。 一月4000的工资,凭本事在城里安家不知道要等到什么年月,大学学的东西,回老家连个公务员都没法考。

他意气风发的走出了老家,然后发现,这些年过去,老家回不去,新城市留不下,世界这么大,大到找不到一处栖息之地。

这些事,与我无关,却又让我辛酸,旁观者不清,也无能为力。

作者:从夏

- - - The END - - -
  • 文章标题:旁观者,无能为力
  • 文章链接:http://www.lshongg.cn/archives/225.html
  • 版权所有:本文版权归 李正 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除特殊注明外 (如有侵权,请 点此联系我 )
  • Archives QR Code Tip
    QR Code for this page
    Tipping QR Code